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白小姐一肖一碼期期准 >

湖南卫视也有为主持人发愁的时候?

发布日期:2020-07-30 08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7月11日,《快乐大本营》启动全新企划《站稳了朋友》,翟潇闻、张颜齐、金子涵、周也等32位娱乐圈新锐开启同台竞技,最终获胜的新人可以常驻12期《快乐大本营》。

  然而当晚《快乐大本营》播出后,却收获了0.44%的23年来最低收视率记录,不少观众都对新企划所呈现出的效果感到不满。

  但即使不顺利,纳新也势在必行。过去几年里,《快乐大本营》一直通过各种“非官方渠道”招揽新人,从《嘿!好样的》里脱颖而出的李浩菲、通过《声入人心》被关注到的仝卓等人,都曾在节目中常驻过,可最终都没能在这个舞台上站下去。因此此次由“快本”方面直接“选秀”纳新,也被很多人看做是节目组对于创新迫切感的一种体现。

  在毒眸(ID:youhaoxifilm)看来,这并不意外。因为就在快乐家族“不动如山”的这十多年里,“外面的世界”其实早就换了天地:伴随着台综的落寞,作为老牌综艺节目标志的主持人,纷纷开始淡出大众的视野,甚至于主持人这个角色,都在网综时代变得微妙起来,电视台的人才的流失与断代便也在所难免。

  虽然最近几年,《明星大侦探》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等芒果系综艺屡屡成为话题,可这些热门内容背后,湖南台却再难有新生代主持人涌现,更遑论能够匹配得上何炅、汪涵等人国民知名度的人。而今的《站稳了朋友》或许能为“快本”带去话题度和新内容,但想让它成为扭转大趋势的那把钥匙,并不太容易。

  1992年,湖南小伙何炅远离故土、北上求学。求学期间,他获得了主持央视《大风车》中《聪明屋》栏目的机会,正式踏入主持圈。也就在何炅人生开始转折的这年,湖南有线电视二台开播,只不过这件“小事”,在历史上并没留下太多声音。

  毕竟,当时还是湖南广播电视台历史上最黯淡的一段日子。彼时湖南台还没有上星,节目也乏善可陈,整天都在播放各种猪饲料广告,对观众的吸引力不仅比不上央视,甚至还不及省内的长沙台。收视不佳、电视台实际收入也很低,台里为了创收,甚至将编导们都放出去开办餐馆、砖厂。

  从90年代开启时就担任湖南台台长的魏文彬,一直有对积弊严重的湖南台进行改革的夙愿,而就在湖南有线电视二台开播开播后的一年,他终于等到了可以大展拳脚的机会——1993年,魏文彬被任命为湖南广播电视厅厅长,甫一上任就开始苦寻改革良策。

  面对眼前的“一潭死水”,想要激活它的魏文彬决定“不破不立”:“我突然有一种冲动,要再办一个电视台……建设一套符合市场化原则的用人制度,比如开放的人才准入机制,刚性的淘汰机制,倡导竞争的激励机制。当这套制度释放出强大的生命力之后,再反过来在体制内进行复制和推广。”

  1994年2月,魏文彬拿到了建设湖南经济电视台的批文,从台长到员工均采取了公开招聘的制度。

  经过多轮竞争后,欧阳常林得到了经视台长的职位。后者在研究了大量海外的电视资料后,提出了重视主持人概念、对主持人进行包装,推出了主持人年薪制度,试图以高薪吸引优秀人才、打造名牌主持人。

  这场大刀阔斧的改革,吸引到全国各地的电视播音人才前来大展身手,成了湖南台命运转折的契机。

  筹备阶段,刚从浙江传媒学院毕业一年的湖南女生龙丹妮,辞去了广东阳江电视台的工作,成为了湖南经视的第一批员工。一年之后,由她担任制片人的《幸运3721》在湖南经视正式开播。该节目首度将游戏元素引入综艺,开创了国内综艺节目的新形态,并就此一炮走红。

  播出的4年间,《幸运3721》收视率一直稳居湖南省第一,当时湖南电视圈里甚至有“黑色星期六”的说法,因为50%的湖南人都在这一天晚上收看这一个节目。而《幸运3721》在捧红了奇志与大兵等本土笑星的同时,也让主持人孙鸣杰和仇晓开始为人所知晓,成为了湖南经视第一批当家主持人。

  到了1998年,龙丹妮操盘的国内最早的真人秀《真情对对碰》在湖南经视播出,主持人之一仍是仇晓。而在选拔男主持的时候,进入湖南经视两年、工作极有冲劲的汪涵引起了仇晓的注意,经过她的推荐,原本是从事幕后工作的汪涵获得了试镜机会,最终成功被选为《真情对对碰》的“男主角”,走上主持的道路。

  像魏文彬最初所期望的那样,湖南经视的飞速发展也带动了湖南台的改变。1997年1月1日,以央视9套为代表的十几个电视台集体上星,湖南一套名列其中,打响了走出湖南的第一枪。同年7月,同样加入了游戏元素的《快乐大本营》正式播出,这档播出了二十多年的王牌综艺,就此走入大众视野。

  《快乐大本营》活泼的节目形式,给了嘉宾更多与观众、主持人互动的机会,但也就要求主持人不能完全依靠台本念台词、走流程,对于其控场和应变能力是极大的考验。基于这样的要求,在挑选主持人的过程中,主持过《晚间新闻》、形象姣好的李湘很快被敲定下来,成为了《快乐大本营》的第一位主持人。

  不过男主持的选择同样没有那么顺利。因为迟迟没能找到合适的人选,第一期《快乐大本营》播出时,节目组只好临时拉来了主持过《晚间新闻》《乡村发现》的李兵,李湘在介绍他的时候,也只是称其为“《快乐大本营》的友情主持”。

  从第二期节目开始,男主持换成了谈吐幽默、面容俊朗的海波。然而虽然海波的主持经验丰富,但当时以直播形式播出的《快乐大本营》主持难度较大,电台主播出身的海波,始终没能适应这类综艺的主持风格,在和李湘共同主持了8个月之后,他便主动提出离开。

  节目组只好再度开始试镜海选,寻找新的代班主持。而试镜到当时还在央视的何炅时,所有人都觉得“新主持人找到了”。在GQ对何炅的报道中曾提到,何炅的“快本”首秀因为航班延误,错过了开播前彩排的机会,初次合作的李湘只能告诉他,“一会儿我走哪儿你就跟哪儿”。没想到在直播中,何炅表现格外出色,顺利地完成了和李湘的配合,也就此在“快本”的舞台上扎下了。

  李湘配何炅的组合持续了一年多时间,到了1999年,经由何炅推荐,李维嘉来到《快乐大本营》,成为节目的外景主持人,并在两年后正式加入了《快乐大本营》的棚内主持。《快乐大本营》早期最为大众熟知的主持阵容就此确立,湖南卫视首个为全国观众所接纳的“主持天团”也初现雏形。

  在过硬内容和优秀主持阵容的加持下,《快乐大本营》热度一路走高,并走出湖南红遍全国。据统计,2004年人均收视时间TOP10的娱乐栏目中,《快乐大本营》以62分钟的人均收视时间排名第四,并且是TOP10中唯二的省级卫视节目。

  先是李湘转行制片并下海经商,离开了“快本”的舞台;同年广电发布《关于促进广播影视产业发展的意见》,提出将除新闻宣传以外的社会服务、大众娱乐类节目的制作经营从现有体制中分离出来,“实行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,自主经营、自负盈亏”。这加剧了国内电视创作的市场化浪潮,也让更多台综开始走入大众视野。

  为了应对变革所带来的挑战,湖南卫视内部在经过了“新闻立台”和“娱乐立台”抉择之后,最终决定面向市场,走年轻化、娱乐化的道路,并在2004年确立了“快乐中国”的品牌。而变革“快本”和选拔新主持的重任,也这次的改革中落在了制片人龙梅的肩上。直到2012年她接受媒体采访时,还将变革初期的2005年视为《快乐大本营》在15年间“最困难的时期”。

  在这种品牌定位的指引下,龙梅决定放弃《快乐大本营》本来看家的明星娱乐路线,“现场PK”等泛娱乐化概念和“萝卜蹲”等互动性、娱乐性较强的游戏环节,开始出现在《快乐大本营》舞台上。

  这种改动让生性活泼、曾作为小主持登上过《快乐大本营》的谢娜脱颖而出,受到龙梅的关注。2004年,谢娜正式加入《快乐大本营》的主持阵容(“快乐”的谢娜,为何你的观众不快乐?)。

  《快乐大本营》迎来新生的同时,湖南卫视也迎来又一个关键节点。经过一年的摸索与沉淀,作为国内电视选秀节目鼻祖的《超级女声》,在2005年掀起了一场狂欢。而作为节目主持的汪涵也成了受益者,开始为全国关注所知晓。一年后,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汪涵挤进了《中国最具价值主持人》排行榜,以2.4亿元的品牌价值位列第五,超过了原本在榜的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和朱军等人。

  在这个充满变革的时间点,一直在谋求创新的《快乐大本营》又再度决定进行革新。

  2005年,《快乐大本营》开展了主持人淘汰赛,由何炅、李维嘉和谢娜三人角逐留下的名额,最终何炅以超过70万张观众投票获得第一,李维嘉、谢娜离开。同年年底,湖南卫视推出了主持选秀节目《闪亮新主播》为《快乐大本营》选拔新主持人,并在2006年1月最终选出了冠亚军杜海涛、吴昕,入选主持阵营。

  可由于观众对于李维嘉和谢娜留下的呼声较高,几经波折之后,二人于2006年2月正式回归,与何炅、吴昕、杜海涛以“快乐家族”的形式出现在大众视野里。至此,《快乐大本营》历史上最长久且稳定的主持团队,正式登上历史舞台。直到今天,这仍是全国范围内经营得最出色的“主持IP”。

  “快乐家族”的成功先例在前,湖南卫视汲取经验,开始打造新的“主持IP”。2008年8月,由湖南经视老牌节目《越策越开心》原班人马制作的娱乐脱口秀《天天向上》在湖南卫视播出,由老大哥汪涵,率领欧弟、钱枫、田源、俞灏明、矢野浩二等组成“天天兄弟”,成立国内第一支“主持男团”。

  与稳定的“快乐家族”不同,“天天兄弟”可谓命途多舛,人员经历过多次更替,唯有团队核心汪涵始终“稳如泰山”,并逐渐成为了何炅外,湖南卫视的另一大牌面。

  在卫视综艺最鼎盛时,舆论场上为何炅、汪涵谁才是“芒果一哥”争论不休,网友们对于比较他们参与主持的节目收视、跨年晚会数量等感到乐此不疲,知乎关于“如何评价并对比一下汪涵和何炅两人”的问题,浏览次数也超过了370万。

  能在同一时期拥有两位最具国民度的主持,足以说明湖南卫视的当时强盛。而在强大的主持人群体和极具创造性的编导团队的支持下,湖南卫视也在21世纪的头个10年迎来了自己的黄金年代。

  2009年8月,央视索福瑞22城市的收视数据显示,湖南卫视的月收视率首次超过央视升至第一;同年,湖南广电单频道广告收入也突破了20亿元,超过除央视一套外、央视其他频道的单频道收入,位居全国第二。

  事实上,除了“快乐家族”和“天天兄弟”,彼时光是湖南卫视就坐拥一大批青年才俊。而这也在当时成为了一种甜蜜的烦恼——很多人都认为,头部主持的光辉,让很多年轻人很难拥有机会。

  从湖南卫视离职的主持彭宇日后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:“你再给我十年八年,我也到不了(何炅、汪涵)那个份上,我很清楚我自己这个桶里的水究竟有多少。”

  或许是因为没有太多机会,或许是另有打算,碰巧当时正是江苏卫视、浙江卫视发力之时,推出了《非诚勿扰》等爆款综艺,让很多芒果台的年轻人有了去意。2010年前后,有“湖南卫视四小天王”之称的青年主持李好、李响、彭宇和马可纷纷离职,并出现在《一站到底》《职来职往》等节目的舞台上。

  他们的离去,并没有撼动湖南卫视的地位,因为那些年里芒果台踩中了另一个新风口——线年,《我是歌手》播出,CSM71城市网平均收视达到5.611%,13期节目的总播放量接近7亿;同年,《爸爸去哪儿》播出,CSM48城市网平均收视为4.015%,单期最高达到5.3%,播出期间始终保持同时段收视冠军;这一年,湖南卫视的全年广告创收突破60亿,连续11年蝉联了省级卫视的广告营销冠军。

  在收视和营收两方面表现突出的湖南卫视,一时间风头无两。但是正处于盛世的湖南电视人们或许不曾想到,命运的转折和考验,会来得这样迅速。

  湖南广电“真的危机”也诞生在这一时间。2010年开始,打造过《超级女声》《天天向上》《爸爸去哪儿》等爆款节目的制片人易骅、张一蓓、谢涤葵等先后离开湖南广电,其中有不少人都选择带着制作团队自立门户。

  相较于上一轮年轻主持人的离开,优秀的制作团队直接影响了综艺内容的制作能力,也为日后更大的变革和行业话语权的颠覆埋下了伏笔。

  离职潮的出现,和电视系统的所处的大环境不无关系。李咏早在2006年《梦想中国》的分区决赛时,便对媒体感慨很多好玩的东西无法呈现;选秀节目受到的限制变多后,龙丹妮主导的天娱传媒提出的很多节目方案一直未被湖南广电采纳;而2015年之后,湖南广电也多次因为“娱乐立台”、“过度娱乐化”等而受到相关部门的批评……一时之间,寻找一片新天地成了很多从业者的重要诉求。

  随着互联网在大众生活中占比加重,主要媒介形态也开始变迁,观众从电视流向了互联网。根据CSM媒介研究数据,2019上半年全国平均每人每天收看电视的时间(125分钟),与2015年上半年相比减少了31分钟,下降幅度达到19.9%,而如果聚焦在年轻人身上,这个数字必然更夸张。

  受众的迁移,也决定了内容资源的倾斜。云合数据显示,2019年网络综艺上新162部,电视综艺共上新93部,远低于网络综艺。艺恩数据显示,2019年季播综艺TOP50之中,台综“综N代”的占比远远大于网络综艺。

  人才和观众的流失,让电视综艺和网络综艺的地位彻底反转,如今网综反向输送到台已经成为了常态,包括《哈哈农夫》《忘不了餐厅》在内的十余档网综均成功上星一线卫视。(蔡徐坤能救“《奔跑吧》”们吗?)

  从蔡徐坤到杨超越,从火箭少女101到THE9,从嘻哈明星到摇滚新星和脱口秀达人,最近五年里国内最重要的造星舞台,毫无疑问都是网络综艺。相反,没有了足够热门的台综作为舞台,卫视再想培育全民皆知的新人也不再容易——《奔跑吧》在创新时找来的是蔡徐坤,此次参加《站稳了朋友》的新人里,有不少也是成名于网综。

  湖南卫视其实曾尝试选送新人,但反响却始终不佳。在谢娜怀孕缺席“快本”期间,李浩菲补位,却招致不少观众的差评。以至于谢娜回归后的首期“快本”,酷云实时直播关注度达到2.3181%,实时收视创造了2018开年来的最高纪录。

  同样在《天天向上》成军,由沈梦辰、梁田、刘烨、靳梦佳组成的“天天四小花”,也最终收效不佳,逐渐淡出《天天向上》。“硕果仅存”的沈梦辰被很多人所熟知也是因为感情和真人秀,而她最近一次受到广泛好评,则是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中舞台表现突出,与主持本身关系不大。

  新时代确实来临了,但在这个新时代里,台综和台综主持人们似乎很难留下姓名。

  为了弥补人才流失为内容创作带来的伤害,湖南卫视在2018年初提出套大力推行一线团队工作室制度,提高制作团队在内容创作、人事任命和薪酬管理方面的主导权,并打造出“创新飙计划”等。来提升团队的创新能力,被选中的项目会获得湖南卫视从孵化到立项、制作全方位的支持。

  而这其中很多项目落地的舞台,也从湖南卫视变成了芒果TV。早在2009年,湖南广电就将金鹰网内的“芒果网络电视”板块单独提出,以“芒果TV”命名,进行独立的品牌运营。到了2014年,或许是察觉到了网生视频平台崛起的势头,湖南广电整合金鹰网和芒果TV,并推出“芒果独播战略”,将湖南卫视的自制节目安排至芒果TV独家播出。

  面对网生视频平台的“围剿”,芒果TV成为了湖南广电最有效的自救武器,先后推出了《明星大侦探》等爆款节目。凭借湖南广电的内容制作能力和资源库,芒果TV在视频平台的激战中逐渐站稳了脚跟、跻身第二梯队。

  2018年4月,芒果超媒上市,在第三季度就实现了6.16亿的净利润。在今年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播出后,芒果超媒的市值更是一路飙升至1250亿、半年内净利润预计超10亿,在影视股集体萎靡的今年成为一支突起的“异军”。(比姐姐风头更盛的,是7天涨了快200亿的芒果超媒)

  芒果TV的出彩,让湖南广电系再度成为了娱乐场里的焦点。然而和十五年之前,由《快乐大本营》《超级女声》所带动起的那轮创新热不同,这次的新浪潮里,并没有新的主持人作为后浪奔涌而来:《明星大侦探》《中餐厅》等真人秀没有安排主持人;《声入人心》的串场和走流程由导演和三位出品人完成;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则是由黄晓明担起了串场和报幕的职责……

  但观众们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不适应,因为随着真人秀成为综艺主流,让观众早已习惯主持人的缺位。

  真人秀所追求的相对“真实”,本身与代表着台本和流程的主持人就相悖。并且为了让节目更加紧凑,介绍任务环节、流程把控、活跃气氛等主持人原有的职能,也可以在后期剪辑时通过花字进行替代,主持人的加入反而容易破坏嘉宾互动的自然性,被边缘化似乎也顺理成章。

  华少曾在《主持人还有将来吗?》一文中写道,他在温哥华主持时,以“认识我吗”跟观众打招呼,观众首先想到的是他在《中国好声音》念赞助商广告的名场面。当他用类似的播报语速快速念完了演唱会的赞助商名单后,台下掌声雷动。他事后只得感慨:“主持人,除了能报幕和报广告之外,还能做什么?”

  但感慨归感慨,大势还是难以逆转。尤其是在更强调快节奏的网综时代,拥有综艺感的明星,显然才是综艺最青睐的嘉宾人选——他们能够吸引流量,也能够在节目中成为制造效果的“笑点担当”。

  大张伟、李诞等人,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为了各大节目里出镜率最高的综艺咖。而像百克力这样的资深电视主持,则出现在了《认真的嘎嘎们》的舞台上,试图向一名GAGMAN转型。

  所以即便是红了二十多年的湖南卫视,在这次面临断代难题试图纳新时,也倾向于选拔自带流量的“网生”娱乐圈新星,直接通过节目开发他们的综艺感。毕竟时代往矣,将主持人苗子签约至电视台从头培养,显然已经不是性价比最高的方式。